2008年3月29日

生活::生老病死

這陣子去台科大聽課,出捷運總是穿越台大再到台科大,看到一群群嘻笑無憂的大學生,感到陌生。或許陌生於那段可以隨意抖落的青春,我瞇著眼、偏著頭、眼光穿越他們、聚焦於身後的遠方。年輕無所懼,活在生中,對於病痛、老殘、死亡一無所知,無知,所以無懼。

我35了,人生過半,開始聽進後半生的新聞,過了生的中線,面向著老病死前進,心生畏懼,兩腳顫抖。哭著接受家人的惡耗,然後是我自己的,不由得在病魔與死神面前卑躬屈膝,軟弱無能。唉~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之所以人類需要宗教,即是這個道理..

邱郁惠 提到...

可以想見,需要更大的力量陪我們走過軟弱的時刻,也就是在這樣的時刻下,往往會尋求宗教的支持。